>> 您现在的位置: 铅中毒网 >> 铅中毒网 >> 新闻动态 >> 公众信息 >> 正文

热门文章
固顶文章 铅中毒的原因、临床表现及预
固顶文章 [图文]六问儿童血铅超标,,铅
固顶文章 [图文]我国儿童铅中毒防治并
固顶文章 [图文]我会专家赴晋城开展儿
固顶文章 保护孩子远离铅污染,防止铅
固顶文章 [组图]傅松涛教授接受《新京
普通文章 警惕家庭居住环境细节可预防
普通文章 [组图]中国的集体铅中毒事件
普通文章 铅中毒对儿童的危害有什么特
普通文章 儿童什么习惯的最容易发生铅
推荐文章
固顶文章 [组图]小心铅中毒会夺去巴哥
固顶文章 女子铅中毒 整月呕吐腹痛
固顶文章 铅中毒的原因、临床表现及预
固顶文章 放假了,这些东西容易导致孩
固顶文章 防治铅中毒:“蒜”你有本事
固顶文章 工业园排污致当地儿童铅中毒
固顶文章 这里还有铅中毒儿童
固顶文章 [图文]全美约3000个地区儿童
固顶文章 [组图]中国的集体铅中毒事件
固顶文章 关注铅中毒从培养绿色消费方
最新调查
    “零铅工程”评估量表
挑食、偏食
成绩落后、记忆力差
免疫差、易感冒、发烧
多动、疲乏、烦躁不安
注意力不集中、理解差
腹痛、经常便秘或腹泻
补钙、锌、铁效果不好

  
  • 济源铅中毒事件的深思:搬工厂还是迁村庄?
济源铅中毒事件的深思:搬工厂还是迁村庄?

  32家铅厂全面停产,最大三家铅冶炼厂豫光金铅、金利、万洋的烧结机也已停工。这让济源的铅产能一下子收缩了近半。如此之高的重污染冶炼铅产能不能不让人揪心,谁能保证没有下一例“铅中毒事件”的发生?

  10月25日上午,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身涂满了某排铅口服液的广告,在河南省济源市的大街上环游着,显示出一种调动情绪的力量。

  当国际期货市场的铅价走势处于新的上升周期时,8月20日,济源市主动作出了看似悖论的决定:下令关停当地全部小冶炼厂和烧结机炼铅工艺产能。4天后,该市全部铅冶炼厂受到“牵连”—32家铅厂全面停产,最大三家铅冶炼厂豫光金铅、金利、万洋的烧结机也已停工。这让济源的铅产能一下子收缩了近半。

  在国内,这一具有“先驱性”的环保专项整治活动,是自身发展与人类和环境付出的代价之间的权衡结果,由此也揭开了据称是今年国内的第五起血铅事件。

  “铅都”救赎

  “就像一辆高速运行的火车突然被制动了。”一位济源铅业业内人士这样形容两个月前当地铅产业的剧烈震荡。

  济源市因铅而富,其铅产业已经延续了50多年。占全国产能1/6的铅锭以不同形式被销往世界各地。

  在陕西凤翔、湖南武冈等地接连发生“血铅”事件后,一直对事态“深切关注”的济源市政府官员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认识到境内铅产量大、生产历史长,其主导产业的“副产品”—铅污染可能对当地人与生态产生危害。

  这一理性思考在“铅都”被称为大觉醒,由此催生了“壮士断腕”般的救赎。

  8月20日,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区域内,富氧底吹生产工艺以外的铅冶炼设备一律停产整顿。

  “规定期限内仍不停产的,有关部门就要吊销执照,拉闸断电,彻底关闭。”济源多家铅炼厂负责人感到了“以前从未有过的决然”。于是8月24日,济源市32家小铅厂被下令停产整顿,豫光金铅、万洋、金利3家企业的烧结机工艺生产线也被关停。

  当地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此次关停的铅产能约占济源总产能的50%,“保守估计,算下来也有24万吨/年左右”。

  “这次被要求停产整顿的是落后产能,像关掉的烧结机工艺排污量是富氧底吹工艺的十几倍。”9月3日,在济源召开的第二届再生铅产业高峰论坛上,济源市副市长田志华说。

  与此同时,按照国家有关标准,济源划定豫光金铅、万洋、金利3家大型铅冶炼企业周边1000米为防护区,涉及克井、承留、思礼三镇的10个村。

  从8月26日开始,济源市专门购置了国际最先进的检测仪器,对区内14岁以下少年儿童进行免费血铅检测。

  10月14日,济源市完成对3个重点镇中10个重点村的儿童血铅检测工作:3108名14岁以下儿童中,血铅值在250ug/L以上需立即接受驱铅治疗的有1008人,占32.4%。无情的数据印证了又一个“血铅”事件。

  当地政府拨出巨资,同步推进防护区内14岁以下儿童有组织脱离“铅环境”的工程。规定6岁以下儿童进行分流,按照每个儿童每年1500元标准给予房屋补贴,陪护费及营养干预费每个儿童每月600元,补助至搬迁完成或入学;6-14岁已入学的儿童由教育主管部门协调在防护区以外寄宿学校就读,免费提供营养干预食品。

  目前14岁以下儿童均已脱离铅环境。

  “济源市主动研究解决铅污染问题,表现了很强的责任意识和民本精神,也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实际行动。”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肯定了济源的做法。

  炼铅乱象

  “水泉啊,你们回去抓紧在城区找个地方搬迁,你们村庄再不适合居住了。”

  8月26日,济源市市长赵素萍当面的劝告,令克井镇柿槟村支书李水泉及村干部心情既沉重又感动,因为“此前市里的6任领导班子,没有说过这么关心人的话”。

  有柿槟村的村干部透露,听说村里的土壤铅含量超过国家卫生标准上百倍。

  据悉,在尊重专家环境影响评估意见和群众意愿的前提下,济源市对防护区内需搬迁的村庄,原则上实行整体搬迁。按照“环城路内的村仍在环城路内选址,环城路外的村在环城路外选址”,确定具体搬迁方案。

  但柿槟村就很难成为治理环境的战场。该村在豫光金铅的东南角,几乎“紧贴在一起”,这个2000多人的村庄拥有多个企业和实体,人均年收入1.2万元,是济源最富裕的村庄。这里的服务功能齐全,村民住的是经统一规划的180平方米的红瓦别墅。

  济源市给柿槟村提供了三套搬迁方案,人们注意到这样一个简单的事实:因为自我利益的不同,一部分人坚持不搬,一部分人愿意搬迁,但在“是搬到城西还是城东”的细节上,意见无法达成一致。

  “这么好的村子,一搬就垮了。”这个血铅超标人数最多村庄的村民谈起搬迁心情复杂。

  “柿槟村有货场、煤炭运销,有铁路专线,村办企业产值达八九亿元,年纯利润2000多万元,村子搬走的话,1400万元的收入就没有了。”济源市委一位干部对记者分析道。

  自从1986年豫光金铅搬迁建成以来,与它相关的环保和安全意识始终没有进入人们的视野,1000米防护区没人在乎,于是被日渐拓展的城区吞没。

  即使是在环保意识日渐增强的近几年,柿槟村经规划新建的新村不断铺展,又朝豫光金铅靠近了200米左右。

  济源铅业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严格划定的安全防护距离未被遵守,这是一个历史和社会问题。不只是在济源,像豫光金铅1000米防护区被城区吞没的例子在各地都已司空见惯。

  豫光金铅的生产历史较长,因早期工艺还较为落后等原因,对人居环境的伤害是肯定的。就涉及的村庄而言,目前,追究形成铅环境最大的“元凶”,似乎是一件颇尴尬和难为情的事。这一点,生活在克井镇、承留镇的人十分清楚。

  “就像吃自己尾巴的鱼一样,我们也在伤害自己。”克井镇一位居民如此形容当地铅冶炼“疯狂症”给环境带来的灾难。

  10月25日,距柿槟村村北约600米处的柿槟电解铅厂,是柿槟村的村办企业,年产能为3.5万吨,每年有五六亿元的销售收入。此刻它的大门紧闭,炉子熄火,只有几个留守人员驻扎在那里。

  此外,在承留镇道路两旁,林立的铅冶炼厂则是周围人以集资、入

[1] [2] 下一页


爱富迪医药铅中毒网万宝伟业卫民检测网排铅口服液力德希益童成长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2008-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 010-65383310 65384908 AFD @ afdbj.com 京ICP备0902959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3568号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